被科波拉喊來救場,他花一夜時間寫出這場影史經典的戲
佐爾巴

2020-02-06 00:00:00

場景解析




羅伯特·湯(Robert Towne)算得上是在《教父》拍攝那個年代最有聲譽的劇本醫生。他最終也憑自己的一身本領,憑借《唐人街》奪得了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獎(當年他打敗的諸多提名影片中就包括《教父2》),成為好萊塢最有成就的編劇。在2007年接受采訪時,他回憶起《教父》中維托·柯里昂和邁克爾在柯里昂家花園里的這場戲:

 

“我印象中第一次跟科波拉見面,是在比利時海灣酒店(Gulf Hotel)旁邊湖上的小船里,我們劃船游湖。后來在他拍攝《癡呆癥》時我們也在愛爾蘭簡單見過,之后很多年我們一直保持著聯系。”

 

“1971年6月,弗雷德·魯斯給我打電話,說弗朗西斯過了一遍劇本,但是發現柯里昂父子之間沒有一場兩個人的對手戲。事實上,馬里奧·普佐并沒有寫一場柯里昂如何把權力傳遞到邁克爾手中的戲。弗雷德跟我說,弗朗西斯沒時間停下來再琢磨這樣一場戲,所以問我能不能幫個忙。我記得弗朗西斯也給我打了電話,他覺得是需要一場戲,讓父子之間互相進行感情交流。我覺得我必須得處理得非常小心——他們不能非常流于表面地聲稱自己是如何愛著對方。弗朗西斯建議我飛一趟紐約來看一些電影片段。

 

“我記得我跟派拉蒙的一些高層有過交流,尤其是杰克·巴拉德,他說這部電影是‘一個該死的災難’。我告訴他‘我還將要給這個災難出把力’。我見了弗雷德,我們一起去了派拉蒙所在的海灣與西部工業集團大廈,看了將近一小時的樣片,對拍了些什么有了個大概的了解。

 

“我一點準備都沒有。我完全被我所看到的這一小時樣片所驚呆了。這可能是我看過的最好的樣片片段。我把我的感受告訴了弗朗西斯,我看到他一臉警覺,那場面像是他在咨詢一個有點瘋魔的朋友拍攝建議——因為他從這朋友處聽到的東西和別人告訴他的是如此大相徑庭。

 

“之后我們又見了幾次。我和馬龍·白蘭度也有過一次簡短的會面,在那次會面上,我記得馬龍說:‘我挺喜歡讓維托·柯里昂就這么一次有點不那么寡言少語。’我接嘴說:‘換句話說,你想讓他多說話?

 

“我只有一夜來寫這場戲,因為第二天白蘭度就要離開劇組了,除非他自己還想補拍鏡頭,否則劇組就再也無法逮到他來拍攝了。巴克·亨利(Buck Henry)把他的公寓借給我,讓我一整晚來寫這場戲,大概凌晨四點我才寫完——你能想象得到,這場戲我寫得有多艱難。我手頭有原著小說,封面上是那只抓著木偶牽線的手,木偶桿上懸吊著很多條操控弦——這是這場戲的靈感來源。

這場戲里,維托·柯里昂說出了那句臺詞:我拒絕當‘提線木偶’,當被大人物操縱著翩翩起舞的傻子。這場戲要講的就是從老一輩人到年輕一代的權力移交,講的是放下權力之難,講的是把權力交給一個他從未想過會在黑社會擁有如此權力的人,由此而生的罪惡感。所以我先為這場戲寫了場景基本設定,就將關注點集中在在馬龍想在這場戲多說話上(順便提一下,我之前的判斷是對的)——讓他說什么。我用他講巴爾齊尼的盤算來開場,這是教父作為一個掌權很久的人,想到的種種顧慮。當柯里昂說出他希望讓邁克爾成為那個可以幕后操縱別人的大佬時,這是一種歉意,一種愛的表達,也是舊秩序的消逝。然后馬龍用‘聽著,不論誰安排你跟巴爾齊尼會面,那個人就是叛徒’這句臺詞來作為這場戲的收場。所以也就是說,我故意留下這個情節點,觀眾可以靜候之后導演如何呼應這些伏線,然而他們這次談話的本質,依舊是關于他們父子兩代的人生的。


“弗朗西斯早上開車接我去了片場。我記得車都開了一半了,弗朗西斯還是沒對我說一句話。大概30分鐘過后,他轉頭對我說:‘寫得怎么樣?’然后他讀了這場戲的劇本,點了點頭說:‘很好。我們把它拿給帕西諾看。’帕西諾非常喜歡這場戲。然后弗朗西斯說:‘那你拿給馬龍看下。’馬龍可能確實有點難搞。那時他已經化完妝了,他看著我說:‘為什么不讀給我聽聽呢?’讀的過程當然非常可怖,因為我不僅要讀柯里昂的臺詞,還要讀邁克爾的臺詞。我記得我當時有一絲惱火,心里暗想‘這個老家伙’。于是我決定不帶任何感情地表演這場戲,就僅僅把這段戲讀了一遍。馬龍有點愣住了,這場戲抓到了他的點,他看著我說:‘再讀一遍。’我知道他有點來興致了。然后他非常仔細地研讀了一遍,逐句臺詞推敲,邊看邊問我寫每一段時是怎么考慮的。我們把這段戲過了一遍,然后他說:‘好了。我們拍這場戲時你能在現場嗎?’我詢問了弗朗西斯,他顯然如釋重負,想都沒想就答應了。


“現場各處都放置了大號的提詞卡,上面印著這場戲的臺詞,好讓馬龍能看到。每拍完一遍,馬龍都會跟我交流一下。我們一整天都在花園里拍攝這場戲,我記得我沒有離開半步,到了最后馬龍突然問我:‘天啊,你是誰啊?’然后我說:‘我是弗朗西斯的朋友。’他回答道:‘我不知道你是誰,但是我很感激你拼命寫這么快就把這場戲寫好了。’之后,我就再也沒有見過他了。”


 《教父》父子談話片段 

 

1



室外白天:花園

柯里昂看上去更老也更憔悴了,邁克爾和他坐在花園里,吃著東西聊著天。

 

唐·柯里昂

  那么巴爾齊尼會先對付你。他會通過一個你絕對信得過的人安排一次跟你的會面,這個人會保證你的安全。但如果你去了,就會被干掉。

柯里昂拿起酒杯,啜飲一口。

 

唐·柯里昂

  我比以前更喜歡喝酒了。反正,喝得更多了。

 

邁克爾

  這對你有好處,爸。

 

唐·柯里昂

  誰知道呢。你太太和孩子,你跟他們在一起開心嗎?

 

邁克爾

  非常開心。

 

唐·柯里昂

  那就好。我希望你不要覺得我很嘮叨—老是在說巴爾齊尼這些事。

 

邁克爾

  不會,一點都不會。

 

唐·柯里昂

  這是我的老習慣了。我這輩子都怕自己不夠小心謹慎。女人和孩子都可以馬虎大意,但是男人不行……你兒子怎么樣?

 

邁克爾

  他很好。

 

唐·柯里昂

  你也知道,他一天比一天像你了。

 

邁克爾

  (笑笑)

  他比我聰明多了。才三歲,就能看漫畫了。

 

唐·柯里昂

  (笑起來)

  都能看漫畫了……那個……我要你在電話公司安排一個人,仔細排查每一個從這里打出和打入的號碼……

 

邁克爾

  (跟父親同時說話)

  我已經安排人了,爸爸。

 

唐·柯里昂

  (同時說話)

  任何人都有可能。

 

邁克爾

  (同時說話)

  我已經處理完那件事了。

 

唐·柯里昂

  哦,是啊。我忘了。

邁克爾湊近柯里昂

 

邁克爾

  怎么了?你還有什么煩心事嗎?

柯里昂沒有回答。

 

邁克爾

  我能處理好的。我跟你說過我能處理好這些事,我就能。

柯里昂起身,坐到離邁克爾更近的地方。

 

唐·柯里昂

  我一直都知道桑蒂諾得面對家族這些事。還有弗雷多……呃,弗雷多……好吧……但我從來沒—我從來沒有想讓你參與進來。我操勞一輩子,我沒什么可抱歉的,我照顧這個家,我拒絕當“提線木偶”,當被大人物操縱著翩翩起舞的傻子。我沒什么要抱歉的—這就是我的命,但是我在想—如果等你時機成熟了,你會成為可以操控別人的人。柯里昂參議員,柯里昂州長,像這樣的人。

 

邁克爾

  成為一個大人物。

 

唐·柯里昂

  唉,只是時間不多了,邁克爾,時間不多了。

 

邁克爾

  我們會做到的,爸。我們會做到的。

柯里昂親吻邁克爾一下。

 

唐·柯里昂

  還有……聽著,不論誰安排你跟巴爾齊尼會面,那個人就是叛徒。別忘了這一點。

柯里昂站起身,邁克爾倒在躺椅中,在想著什么。




以上內容摘編自《教父電影全劇本》


 


   文章來源:未知 

本文由 @佐爾巴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,未經許可,禁止轉載。
分享到
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| 立即注冊
相關推薦
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>
Top 德甲排名积分榜20 信誉棋牌? 湖北快三开奖号码走势图 股票涨跌幅排名 喜乐彩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下载麻将游戏四人麻将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 至尊棋牌三公群 天天贵阳麻将官方网站 福彩3b走势图专业版 黑龙江36选7中奖查询 兼职网络赚钱 大发pk10是国家的吗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黑桃棋牌正版 老快3遗漏数据360官方网站 北京体彩29选7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