劇本研讀的三個步驟
佐爾巴

2019-12-19 00:00:00

劇本應該怎么讀?



劇本,就是一劇之本,是創作的一切依據。導演、演員、舞臺、服裝、音樂、燈光等各部門,都是為了服務于文本而存在的。換句話說,劇場里的大大小小都是為了一件事而存在——說故事


很多演員拿到劇本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拿筆把自己的臺詞畫出來,在畫 完之后,他們通常有兩種反應。第一種是:“? 唉,臺詞真少,都沒我的戲。”第二種反應更要不得,明明暗自慶幸臺詞多,還要假裝抱怨:“? 唉,臺詞這么多, 怎么背得起來?”以上都是錯誤的態度。一拿到劇本就畫線的演員,通常不管整個故事的全貌,也不管自己的角色與其他角色的關系,只在乎自己的戲份多或少。當他缺乏對劇本充分的理解,在排練的過程中和對手的交流一定也很生疏僵硬,無法激起火花。


創作者應該要對劇本有充分的認識,進而找到自己解讀的觀點。就我的 經驗而言,劇本研讀可分為三個步驟:感性讀劇、理性讀劇和劇本解讀。也就 是說,一個劇本至少要以不同的態度研讀三次。




感性讀劇


丟掉創作者的身份,把自己當成普通的觀眾,不帶任何藝術理念,也不帶任何批評的眼光。在閱讀的過程中,想笑就笑,想哭就哭,如果故事讓你淚流不止,你甚至可以把劇本合上,好好地大哭一場,整理完情緒之后,再繼續看下去。你必須找到自己對劇本最原始的感覺,甚至找到自我投射的段落或臺詞。




理性讀劇


理解劇本中主要事件的來龍去脈、人物關系的前因后果、各個場景的時空設定,甚至劇中提及的專有名詞。把全劇發展的情理邏輯搞清楚,甚至找出劇本的謬誤之處。



劇本解讀

 

戲劇的定義 / 類型 / 風格


不同劇種中戲劇的定義、功能與目的,大相徑庭,表演的風格也有所不同。例如,寫實主義講求的是角色心理狀態的真實,角色在難過的時候,自然會哽咽或落淚;但若是喜鬧劇,角色悲傷的情緒或許是用夸張的方式來表現的;在音樂劇里,演員是透過歌聲來傳遞內心的情感,如果演員哭得稀里嘩啦,那這首歌就唱不下去了;但若是非寫實的文本,那么演員可能就會用抽象的肢體或是聲音來表現內心的哀傷。以上不同的呈現方式,視該文本戲劇類型的特性而異。


主題 / 子題


所謂的主題,指的不是故事大意,而是劇作家隱藏在故事背后的理念, 透過作品想講的一句話(主旨)例如《西出陽關》敘述一個叫作老齊的老兵, 當年和原配惠敏成親后,還沒有完成洞房夜,就因為戰亂分隔海峽兩岸,從此寄情于紅包場的歌女咪咪,并一心希望咪咪能為他唱一首《王昭君》,抒發他一生忠于國民黨、為了惠敏守貞四十年、存節忘身的抑郁心情。就《西出陽關》而言,“? 紅包場”“老兵”“戰爭”都只是這出戲的題材,只是故事內容的一部分, 并不是真正的?“主題”。


李國修、李立群


尋找劇本的主題,可從全劇最重要的場次著手,這就好比傳統戲曲中所謂的?“戲膽”。在一出戲里,角色遭遇的起伏之間,一定有個最關鍵的場景, 通常角色會在這個時候做出深沉的告白,或是情緒的重大轉折,這往往也是全劇的最高潮。舉例來說,《西出陽關》里最重要的場景有兩個,一個是老齊在四十年后回大陸探親,他和惠敏兩人在青島重逢,男不婚,女已嫁,老齊對惠敏喊出心里壓抑了四十年的遺憾心聲:“? 海南島撤退,為什么你沒有來?!”惠敏也幾近崩潰地對老齊說:“? 我去了……尸橫遍野,我踩著尸體前進,我喊著你的名字……你聽不見……船走了……”


以上這場戲算是角色?“情緒”的高潮,但真正的關鍵場次卻是在第十一場“初唱”,老齊在返鄉探望惠敏之后,心中再無懸念,回臺立即向咪咪求婚,卻遭咪咪拒絕,最后老齊在咪咪家,將自己的外褲褪去,雙手高舉,對咪咪比畫著自己內褲的褲襠:“? 你摸一摸。”


這個段落才是老齊最重要的一場戲。他露出褲襠,雙手高舉,象征著他 一生追隨信仰的國民黨戰敗投降,也象征著他放棄為惠敏守了四十年的處男之身。至此,老兵的尊嚴掃地,老齊走到人生境遇的谷底,令人不勝唏噓。我們可從這場戲的背后,透析出全劇探討的主題應該是?“忠貞”二字,老齊對國民黨、惠敏都謹守忠貞,只可惜換來的竟是如此不堪的人生終局。


然而一出戲除了主題之外,應該會從主題延伸出相關的子題,例如?“背叛”“出關”“家”“姓名”等,都是《西出陽關》的子題,只是相似的事件出現在劇本中不同的段落,發生在不同角色的身上。舉例來說,“? 出關”這個子 題的意思是離開自己的故鄉,在戲里就點明詞句出自王維的《渭城曲》:“? 勸君更進一杯酒,西出陽關無故人。”戲中有許多人都面臨?“出關”的課題,老齊當年隨國民黨部隊出關,離鄉來臺;第一場歌女鳳仙要離開西陽關歌廳,回彰化老家開服飾行;第五場芝齡出嫁,從此就不再姓劉了;第十場阿弟仔要當兵入伍;《王昭君》這首歌里講述“? 昭君出塞”的心情……這些人物的處境都屬于“? 出 關”的子題。(劇本拆解另可參考?編劇課的第一課“故事的結構”)


李國修


時代背景 / 劇作家寫作背景


人的行動與思維通常受到社會背景的制約或影響,閱讀劇本時應從劇中 角色食、衣、住、行、育、樂等各個生活面向,去深入了解故事所敘述的年代與地域普遍的社會現象。在這個時代背景下生存的人,他們所認定的普遍價值是什么?他們所渴望或恐懼的事情是什么?故事的時代背景,和“我”(創作者) 以及觀眾的生活背景是否有?“差距”?這個?“差距”是我們要透過作品刻意去呈現的,還是我們要消除以便觀眾進入劇情的??


另外,研讀劇本時也還必須去了解劇作家的創作背景,知道他最初的創 作動機,才能掌握作品的精神。對于劇作家的背景,我們可以從?“縱向”和?“橫 向”去了解。所謂的?“縱向”,指的是劇作家的生平經歷,他從小的成長背景、他所受的教育、他的社會經歷、他人生旅程的轉折點;所謂的?“橫向”,指的 是他寫作該劇本當下的社會氣氛、普遍的社會價值、關注的議題,甚至當時文藝界的思潮等。


若以《西出陽關》為例來分析寫作背景,我的父親當年隨國民黨來臺, 因此我是外省人的第二代。《西出陽關》里敘述海南島撤退時,因船上的人太多,軍艦已承載不下,老齊被連長下令在軍艦上開槍掃射難民,打死自己的同胞。這個殘忍的場面其實是我一個遠房親戚的真實故事。而《西出陽關》首演的前一年1987年,臺灣宣布解嚴,翌年開放大陸探親,許多老兵迫不及待地回到大陸與朝思暮想的家人會面。我就是在這樣的社會氣氛下寫了這出戲。要處理《西出陽關》就必須要對當時兩岸的局勢,甚至對“兩蔣”在當時臺灣人心中的影響力有相當的認識,未來排戲的時候,才能處理到位。


意象 / 象征


故事的主題和子題找到了,但這些終究是抽象的概念,我們要怎么把概 念傳遞給觀眾呢?


有兩種方式,一種是透過舞臺場面的調度,另一個方式是透過角色在舞臺上的行動。因此,我們就要開始從劇中重要的?“意象”和“?象征”來尋找表達的媒介。


舉例來說,《西出陽關》里老齊在第五場要找剪刀剪斷芝齡喜餅盒上的紅 繩子,第六場他需要用剪刀剪斷與惠敏洞房夜所著新郎的褲腰帶,剪刀在劇中一直重復出現。我們或可將?“剪刀”視為一個重要的意象,這象征著老齊心中一直有個打不開的死結,他需要一把剪刀來解放自己。如此一來,剪刀就具備了深沉的含義,可以讓觀眾聯結?“忠貞”的主題。因此導演和演員的工作就是要突顯老齊找剪刀的舞臺行動。

 

人物性格分析 / 動機


戲劇是一門關于“? 人”的藝術,不管是何種美學形式的戲劇,都在探討人性。“? 人”才是故事的主體。



我們在進行角色分析時,可以從臺詞和舞臺指示中找線索,但有時臺詞只是表面的描述,我們必須從角色的行動,從他在劇中遭遇每一個難題時所做出的決定來分析角色的性格,并且找到角色在做每一件事背后的動機。我們需要清楚知道這個角色?“為什么要這么做”,如果我們沒有找到?“為什么”,那就代表這個角色當下選擇的行動,是沒有?“必要性”的,是?“可做可不做”的;當角色并非處在一個?“不得不”的狀態之下,他內心的沖突是無法展現的。


舉例來說,《西出陽關》里海南島撤退這場戲的情境是,趙營長命令老齊開槍掃射尾隨部隊的難民,不知所措的老齊對營長說:“? 報告營長,那個流亡學生惠敏還沒來。”但營長冷酷地說:“? 難民要是上了船,我們的船就沉了—— 齊排長,開槍!”最后,齊排長奉命含淚開槍。從這個行動中,我們可以看見齊排長和惠敏雖然只是有名無實的夫妻,但重情義的齊排長,在生死關頭心里仍惦記著惠敏。而最后因情勢所迫,老齊只能上船開槍,我們又可看出他選擇犧牲個人情愛,服從長官的指揮,展現了他對國民黨忠貞的硬漢性格。


本文摘自《李國修編導演教室》,著者:李國修 整理:黃致凱

這里即可入手!


《李國修編導演教室》一書是李國修從四十年劇場實踐中總結出的一套獨創的編劇、導演、表演的實用方法,是其一生創作思維在實踐檢驗中凝聚的結晶。本書系統而深入淺出地闡述了李國修歷經舞臺實踐檢驗,并在失敗的教訓中不斷修正的創作理念,是一本戲劇創作的實用手冊。




   文章來源:未知 

本文由 @佐爾巴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,未經許可,禁止轉載。
分享到
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| 立即注冊
相關推薦
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>
Top 德甲排名积分榜20 河北快三走势图最新 天天彩票选四最新开奖 大众麻将四人麻将免费 河北20选5复式中奖 全民麻将可以作弊吗 20选5走势图河北 快3开奖结果今 排列5彩票2元网走势图 麻将来了手游作弊器 20选5选号公式 河北麻将规则 重庆快乐10分计划 股票趋势技术分析8 手机四川麻将血战到底单机版 白小姐中特四肖必选一肖 山东新11选5